話題

【話題】聖魔戰印35.36

聖魔戰印35.36
  新的感想,請大家多多指教。

【北冽鯨濤】

  雖然我們都知道擎海潮恐怕難逃死厄,不過這樣的死法實在是...很怪。

  梵天果然一開始又為情所困所以下不了殺手,接下來就直接被噴出天地合了,就在鬼覺神知破體而出的時候,擎海潮的身軀也墜入茫茫大海,溘然長逝...

  一定有人覺得很怪,為什麼大家就眼睜睜地看著擎海潮墜落、卻沒人出手搭救?

  我個人以為「有問題」:其實擎海潮的死法就和上一次被集境大軍擊沉一樣,墜落大海找不到屍首,結果最後被擊珊瑚所救;這次雖然看起來毫無生機,但編劇如果不是覺得這角色應該像神鶴佐木進行「水葬」、大概就是留了復生的伏筆...

  所以三個人才眼睜睜地看擎海潮落海啊,因為只要把他的身體搶回來,讓他在擊珊瑚懷裡斷氣就真的是斷了生路,現在這樣子反正最多就是像神鶴佐木一樣藏龍藏到不知道何時能出來,但只要編劇覺得需要就可以隨時復出!

  不過在為擎海潮找生路的同時,我個人卻發現了一個很微妙的地方:

  如果海底沒有高人正在游泳可以直接施以援手的話,能讓擎海潮有生路的人會是誰?

  答案是鬼覺神知!

  當然不是他會救擎海潮,而是鬼覺神知並沒有痛下殺手,為擎海潮保留了一線生機;我想這和他身為聖魔之僕無關,而是之前和素還真下棋時隱藏的「人性」,如果擎海潮真的沒死,那可能就是編劇開始想為鬼覺神知漂白了...

【刀狂劍痴】

  果然,如我預期地,葉小釵講話了。

  我私底下完全不看網路的討論,但我想這件事一定會掀起軒然大波,畢竟葉小釵講話是衝擊很多人心目中刀狂劍痴的基本形象,反對者一定有、而且不會少。

  先說我個人的看法,霹靂用的理由就和我之前說的一樣「會講話才好指揮」,不過理由雖然充分,但這不代表影迷就不能訐譙編劇,更何況葉小釵講話的包套措施並沒有設計地很好:

  那就是,聖魔大戰是要怎麼戰?

  坦白說我不知道,我相信大部分的影迷也不知道編劇要怎麼玩,所以葉小釵選在這時候說話我是覺得太早了,這可能會讓一些影迷覺得「這是衝啥小」而先譙了再說;如果能和之前用活殺留聲幹掉地煞燕渡關一樣直到逼命的最後一刻大家才知道他早就康復或者是已經會講話了,那衝擊可能會小一點。

  改變未必不好,問題只在影迷的接受程度。

【銀羽風少】

  上兩集才說不知道銀羽風少成為天閻魔城的打手有何目的,這兩集就透露了一些端倪:

  他應該是為了治好紅流邪少的病症,眾所皆知,紅流邪少原為邪尊道之少主,沒接到位置也就算了,在復甦的時候還成為妖后與虛靈魔官的實驗品,導致身體因為無法承受功力而逐漸崩潰。而在屠殺完登道岸、紅流邪少再度吐血之時,銀羽風少拿了一包藥要其服下,讓紅流邪少病徵大為減緩。

  紅流邪少對此頗感意外,也問了銀羽風少藥從何來,不過銀羽風少的回答很是含糊,大概就是他不辭辛苦才求來這個藥,服下一個月後吐血的症狀必能大幅改善...

  這應該就是天閻魔城與銀羽風少的交換條件,由此大概可以推測出2件事:第一,銀羽風少並非是陰謀家,他與魔城的合作是為了兄弟,所以不太可能會出什麼亂子,我甚至懷疑他不知道黑衣劍少是六聖護之一,因為這樣子利於編劇操作兄弟相殘的無奈場面;第二,以天閻魔城之能,紅流邪少的病是會康復的,只是康復以後我想他的狀況也會有劇烈的改變,畢竟他手上的邪兵是聖魔大戰的關鍵,照他現在這副德行只能當妖后的籌碼未免太浪費編劇在他身上花的心血,所以他與妖后最後勢必要切割的...

  不過最重要的是,四少們的等級應該要調回來了,現在就看編劇要把忘世麒麟忌霞殤捧多高,那跑去殺人的四少就有可能跌多重...

【妖后】

  在對虛靈魔官言聽計從,黑衣又被控制(或瓜代)的情況下,會不會有人覺得妖后前途無"亮"?

  在霹靂的世界裡,這樣的組織領導者不是繼續腦殘到無法想像的地步直到被玩死、大概就是之前一直裝笨在尋找反擊之機;雖然我一直押的是妖后已經腦殘了,不過在演到迎娶越織女這段演出的時候,我突然有些思考:

  妖后雖然非常強勢地一定要把人娶回去,不過最後卻是完全接受越織女所提出的條件,以非常低調的方式完成了黑衣的婚禮─

  這像是一個非常腦殘的人會做出來的決定嗎?

  不,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迎娶只是手段,妖后最重要的還是掌握住越織女這個聖魔大戰的關鍵;另外,雖然聖魔雙方都在找關鍵的三把鑰匙,但「門」卻是牢牢掌握在妖后的手裡,所以或許,妖后也明白虛靈魔官並不單純,只是先裝笨...

  接下來的問題是妖后能在聖魔大戰中起什麼作用?其實最重要的問題是「武力」,雖然邪諦四少應該不會再像過去一樣見神殺神,不過只要他們還能維持住一定的實力,妖后就有和聖魔雙方談條件的本事...

  只要我的猜想沒錯,那妖后在下一檔至少前半段還有戲唱。


【宗祿巖主】

  有沒有這麼雞歪的先天?

  對內,他毫不考慮地殺死身受焚如要術所害的師弟懸壺子、對上淨無幻亦是冷嘲熱諷,對外,他每見一次面就數落一次靖滄浪,動不動就拿出「蒼生受害」的大旗強壓對方,讓出場時仙風道骨的靖滄浪在他面前宛如小輩一樣~

  這樣的表現很難教人喜歡,如果這位宗祿巖主真的是一心為聖魔大戰奉獻而無私情的話,那他可能是有史以來最78的正道先天:

  天宇之前也有這樣的角色,他是神龍王族的玹鈞天,不過後來他的自信心完全被鬼訴打碎。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宗祿巖主在配色、武器設計各方面都極具巧思,行事風格也頗具特色,但我卻期待另一個鬼訴把他打趴,看他還能多雞歪?

【劍之初】

  好好一個劍界先天,現在真是風采全失。

  他與槐破夢這場比試我看了真是一肚子火,劍之初明明是劍界先天,以指為劍、揮灑無窮劍意,但為什麼槐破夢叫他撿劍就撿劍?劍之初都不劍之初了是一也;第二,劍之初故露空門誘槐破夢攻擊被識破,槐破夢棄攻故裝乖巧獲劍之初認同,實際上卻緊握拳頭洩恨,讓人既為劍之初的天真亦為槐破夢小小年紀卻是如此險惡而感嘆,此其二也;另外,鬼醫愁未央對槐破夢說,只要槐破魔開口、天閻魔城要殺掉劍之初易如反掌,雖然有可能是因為他迷信他化闡提之能、但我真怕這是編劇藉愁未央之口貶低劍之初之能,感覺很不舒服,此其三也。

  打從出場以來,槐破夢真是一點都不可愛,我有時候甚至覺得編劇何苦編這樣一個角色來折磨劍之初?

  但願不要再出現之前金小開在無極殿折辱葉小釵的劇情,讓劍之初好好地退隱去吧。

【易秋顏】

  殺他幹嘛?燮龍吞不是好好地在顧天工八月泉?幹嘛又跑出來拿水弦?

  雖然我很想說易秋顏還是有一線生機,或許被燮龍吞殺死的是假扮成他模樣的「朧」,但這實在很難自圓其說,因為易秋顏和朧並不存在交換身份的必要性。

  所以這個已經沒有家的青年可說就像是垃圾一樣地被編劇捨棄了。接下來不知道編劇還有沒有意思要讓易秋顏死前要去的「水樂天」及其師父出場,不過坦白說,似乎也沒有什麼必要性,畢竟燮龍吞也不是什麼重要人物。聖魔戰印3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