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

【話題】問鼎天下23.24

問鼎天下23.24
  休息四集,重新再開~

【宗祿巖主‧海蟾尊】

  從公審會上那邪惡的眼神來看,這隻臭蟾蜍看起來不是只有個性雞巴而已,他根本就是隻披著人皮的厲!

  這也就是說2位龠勝明巒的最高領導都是厲族,難怪玩起正道戰力毫不手軟,只是我比較好奇的是,究竟原來的海蟾尊就是厲族、還是像大風鑑一樣是被瓜代身份呢?

  這可能會沒有答案,不過坦白說我蠻失望的,因為把海蟾尊編成厲族雖然讓之前他的行為都有了解答,但如果把他編成一個為求目的不擇手段、最後才知道原來自己是人家打手的笨蛋那劇情可以更具張力及衝突性,想想有些可惜。只是他化闡提敗亡、接掌魔軍的槐破夢目前沒有太大動作,海蟾尊只能把目標轉為正道眾人、戰力就明顯轉弱了:

  很簡單,因為他「鯤鋒摧折、白蓮蒙塵」的策略雖然沒錯,但兩人在武林素有名望,再加上海蟾尊不只咄咄逼人的態度很惹人厭、抹黑的手段也不怎麼高明(在公審會上就可以看到他數落素還真三大罪真的很難說服人),所以現在他採取的策略就是「抹黑老鼠會」的方式,一方面利用三教執令四處征戰繼續消耗戰力、另一方面就是企圖拉憂患深下水、想辦法讓他的公正性受到質疑,以取得在三教內更高的權力;最後就是謊稱遺失鑰匙,讓魈瑤去刺殺素還真!

  只是這樣的做法勢必直接與素還真正面對決,再加上騶山棋一遲早渡世,海蟾尊這厲族的身分還能保持多久、我是挺懷疑的...

【剋災孽主】

  忌霞殤一掌轟出、大風鑑頓時化成碎片,復生的鰲天自天而降,「剋災孽主」之名終於現世。

  這是一段瑕疵很多的設計:首先,共仰瞻風前任風闕襲九鼎並沒有確定能夠活動這個計謀就已經啟動,結果他也真的可以說出自己被人陷害了,這點真的很怪,然後指正完立馬跑去昏睡,真是奇哉怪哉;第二,為什麼大風鑑會被指認是兇手鰲天?當初忌霞殤是有看到大風鑑展現身手,但以此做為「大風鑑=鰲天」的證據實在太薄弱了!

  當然,這可以解釋成一切都是忌霞殤的計謀,在不確定鰲天潛伏何處的情況下,共仰瞻風先讓襲九鼎隨便指認一個人是鰲天,然後讓孤竹隱龍來指認,如果瞎貓碰到死耗子當然最好,如果找錯人的話那鰲天可能就會找上這個已經過關的人去瓜代他的身份,這樣子編不是很完美嗎?

  但從現任風闕后無封得知孤竹隱龍指稱大風鑑並非鰲天的反應來看,共仰瞻風從一開始就認定大風鑑是鰲天了,這就和筆者一開始所說的一樣,證據真的太薄弱了!

  我的結論是,編劇就是要鰲天出場,不然你要怎樣?

  不過從這件事情就大概可以了解一件事,那就是雖然后無封可以用肉眼辨識厲族的身份,但她似乎沒練到火眼金睛的程度,只要對方一披上人皮她就看不出了,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扮成惜靈的魈瑤會懷疑自己沒被認出來、大風鑑被點名後后無封沒有當場張開眼睛鑑定一下的原因;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一開始提到海蟾尊究竟本人就是厲族還是披上人皮瓜代他人身分的原因,如果他本身就是厲族,那他最好別碰上后無封,要不然身分很快就會被揭穿了!

【鬼如來】

  如果我是鬼如來,我也會被逼得性情大變。

  先是上演無間道幹掉他化闡提,結果才發現「厲」才是聖魔之戰的勝利者;接下來策劃他臥底的龠勝明巒又不認帳,結果魔族不能容他、正道也要殺他為之前戰死的戰友報仇,天地之大,竟無處容身...

  也難怪他會嘲笑想爭取清白的素還真無知,而曾經使用魔皇秘式、又遁入魔皇陵(奇怪,不是崩毀了嗎)正邪難料的他恐怕會成為日後最難預測的變數,對聖、魔、厲等各式勢力來說,鬼如來既難以掌握、又有足以顛覆的能力,所以「武林公敵」很有可能是他日後不得不面對的命運,一代佛首竟然會淪此下場,實在令人唏噓。

  不過也拜他所賜,看起來佛劍快出來了。

【憂患深】

  儒門四鋒之一,我覺得造型挺砲灰的。

  不過這個角色目前來看是有些特色的,首先,他非常需要安靜,所以在不需要屬下說話的時候他會直接要求他們閉嘴;第二,他非常地冷漠、不太容易看得出情緒,之前沒現身時海蟾尊前來請教只得到他「沒有想法」、「沒有看法」的回應,而在現身後不管是在海蟾尊謊報失落素還真枷鎖之鑰、是否給予靖滄浪辯解機會上他的反應都出乎海蟾尊意料,也難怪壞蟾蜍會說自己「討厭太過聰明的人」以及「一看到他(憂患深)就不由得戒備起來」。

  但就算冷漠,我覺得憂患深還是有他的情緒在的,在紺霞君屢屢幹譙莫何、從善惡的判斷一路到儒道兩宗的批評,始終裝做在一旁看書的憂患深制止的方式實在蠻「酸」的,總是讓紺霞君只能誠惶誠恐地道歉;另外,雖然海蟾尊乍看對他沒佔到什麼便宜,不過討保靖滄浪一事就已經讓他有了些許立場,這恐怕也會讓他日後成為海蟾尊「抹黑老鼠會」的一員,因為靖滄浪而被牽連算計。

  他給我的感覺很像魏晉南北朝的清談人士,乍看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但是個草包還是精得像猴兒還需要再觀察;而在他身邊的莫何與紺霞君也挺有意思的,紺霞君是很典型的政治或宗教狂熱份子,只因為與海蟾尊同屬道門就認為對方一定都是對的,言詞交鋒中處處要修理莫何,這樣的人竟然能做到公審庭的左右判官也只能說真是一件奇事;至於莫何則是被牽扯進「三槐城」中,就紺霞君的說法來看他應該就是陌上塵、徐行以及冷非顏的前輩,只是從萬里征途到九皇座的劇情來看,三槐城明明是儒教高層組織,但不僅冷非顏死於同門、陌上塵後來甚至投靠覆天殤為其爪牙,難怪紺霞君一搬這段歷史出來,莫何只好閉嘴了。

【鬼覺神知】

  在闍魘那迦取出夢魘之後,這個角色內心的陰暗面也隨之披露:

  原來是在失去愛妻之後這位原名擊楫中流的老先覺心中就開始有了魔鬼,雖然小珊瑚童言童地安慰、但他卻因為太過執著「不讓你們離開我」而翻動聖魔元史,在模樣大變的情況下、他也開始權力薰心,希望成為聖魔之上的王者!

  所以讓殊十二服下蠱毒應該也是相同的心態,不管鬼覺神知對這位戢武王之子是懷抱著什麼樣的感情,但他就是要「不讓你離開我」所以才會用下毒的方式讓殊十二必須定時來找他拿解藥:

  只是這樣做就真的能讓在乎的人一直在他身邊嗎?從擊珊瑚最後選擇自爆、鬼覺神知情緒浮動的樣子來他似乎也頗為悲慟,但這樣有讓他醒悟嗎?沒有,因為他採取更激烈的手段,用下毒的方式把殊十二綁得更緊....

  但,我總覺得,殊十二還是會有離開她的一天...問鼎天下23.24